1. <small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/delect></small>
    
    

          <meter id="8i26i"></meter>
        1. <code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dl id="8i26i"></dl></delect></code>


          出尘百年,弘一大师自画像"归来"泉州,更多秘密被揭开……

          出尘百年,弘一大师自画像"归来"泉州,更多秘密被揭开…… 出尘百年,弘一大师自画像"归来"泉州,更多秘密被揭开…… 出尘百年,弘一大师自画像"归来"泉州,更多秘密被揭开…… 出尘百年,弘一大师自画像"归来"泉州,更多秘密被揭开…… 出尘百年,弘一大师自画像"归来"泉州,更多秘密被揭开…… 出尘百年,弘一大师自画像"归来"泉州,更多秘密被揭开…… 出尘百年,弘一大师自画像"归来"泉州,更多秘密被揭开…… 出尘百年,弘一大师自画像"归来"泉州,更多秘密被揭开…… 出尘百年,弘一大师自画像"归来"泉州,更多秘密被揭开……

          昨天“大雪”时节,泉州古城西街1915艺术空间里,早晨10点微冷的空气里,草坪上已站满了要一睹从日本送来的“李叔同自画像(临摹)”的人。

          今年是弘一法师(李叔同)出家一百周年,1915艺术空间携手福建省佛教艺术交流促进会共同举办“天心月圆——纪念弘一法师出家一百周年系列活动?#20445;?位日本画家、中日文化交流促进会的工作人员,特地从日本送来这幅通过“克隆修复技术”临摹的李叔同自画像。

          这幅自画像,是李叔同留学日本东京艺术大学时的毕业作品,一直被保存在校。终于,在大师出尘100周年之际,泉州籍艺术家吴达新历经一年不懈的沟通努力,得以让我们看见了这幅以“数码和模拟技术加持,底面由日本名?#19968;?#23601;,表面用数码技术覆盖,达到几近99%相似程度”的画作。

          李叔同在俗时,是中国现代音乐、戏剧、美术的先驱,才华横溢,学贯中西;出世时,是佛教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,慈悲度世。有人说,“中国500年才出一个弘一?#20445;?#32780;这位高僧,他在泉州一驻就是十数年。

          对于弘一大师,吴达新有一份初?#27169;骸?#25105;走过中国那么多城市,真切地感到泉州人对弘一的了解是最深的,泉州有那么多人在画弘一,用陶瓷、树雕来做弘一。弘一很爱泉州,在?#24050;?#37324;,爱是相互的,?#33402;?#20040;做,也是想把泉州人的爱?#19981;?#25253;给弘一法师。临摹《自画像》浙江宁波也有一幅,为区别开来,泉州这幅要比宁波的尺寸大一点。

          目前,弘一自画像正在1915艺术空间展出,连同两位泉州籍画家的弘一画作,共12幅水墨、油画,将持续展出到2019年1月上旬。展览结束后,临摹自画像将赠予弘一法师纪念馆。

          弘一法师纪念馆位于开元寺,珍藏着弘一法师的笔墨真迹,一把古琴和大师圆寂前用过的一摞毛?#30465;?#32780;更为珍贵的馆藏,在第一座馆后落的一座三层藻井结构的陈列馆,里头用恒温恒湿的玻璃展示着,大师圆寂前用过的僧?#38534;?#31359;过的僧?#27169;?#21644;他弥留时侧卧的床榻,及已经磨得斑驳的?#23601;?#27927;脸架,每一日打水洗脸的盆还在……

          陈列馆为了保护,不常开,曾有从日韩千里迢迢而来的友人,绕着玻璃罩边走边叹,看着看着就哭了。“一切是那么简朴,打了半身补丁的衣服,大师还一直在穿。很难想像那个诗书琴画的李叔同,和眼前的弘一法师,有着这样泾渭分明的一生。”

          这些天,我们找了许多人。弘一纪念馆藏以外的许多珍贵民间藏品一点点浮出水面,甚至发现大师在泉州的一位御用摄影师……

          开元寺藏经阁曾是上世纪60年代弘一法师纪念馆首次开馆的所在地

          蔡其呈:收藏一段段弘一在泉历史的人

          “这就是1966年,梳理出来的弘一法师纪念馆的陈列品。”收藏爱好者蔡其呈给我看一份手写陈列品清单,是当年纪念馆筹备时留下的。

          1966年8月26日,墨水字迹清晰,薄薄的纸张已生黄斑,翻开第一页,记录的是纪念馆的“生活用具室?#20445;?#35199;壁挂着“横披一幅(三省)、涅槃瑞相照片、最后遗墨?#20445;?#20889;字桌上是“笔墨、墨海、墨壶、印泥、经架、调色碟、眼镜……”法师最后的归寂处“晚晴室?#20445;?#23627;内的?#24459;?#34987;原封不动地搬来。

          10页纸的清单记录,见证?#22235;?#27573;筹备的历史。

          蔡其呈退休前,一直在开元寺上班,因为擅长摄影,80年代便开始为弘一法师纪念馆拍摄馆藏物件。翻开一本存了几十年的相册,里头数十张泛黄的照片,?#21335;?#30340;正是林坚璋参与布置的、处在藏经阁二楼的纪念馆。

          照片里,弘一法师写下的书籍、笔墨真迹、留下的照片,都被陈列在一格格如书架一般的展架上;生活用具室里,法师生前穿过的僧服,打着一个个补丁,圆寂前用过的黑色雨伞破了洞,伞架裸露了两三根,一个木盒子,装着已被岁月婆娑成深褐色的天干地支计时的工具,盒子里写着:法师坚持过午不?#24120;?#24597;时钟不够准确,常用这工具来观测每日的时间,还按照住宅的经纬度,写了日出时间表。

          法师戒律精严的修行日常,不稍多言,看过的人已沉静地说不出话来。

          弘一法师留下的这些物件、真迹,蔡其呈都有幸零距离感受过。“法师圆寂前三天,写下的‘悲欣交集’,就写在一张被撕开了的信封上,四个字总的也就手机屏幕般大。我上手过?#20132;亍!?#20182;说,早前的信封是双层的纸粘合的,信封外壳是白色的宣纸,内里是黄色?#20013;?#24754;欣交集?#26412;?#20889;在黄色?#20013;?#19978;,而背面的信封面上,是法师同一天写给“黄福海”的信:“吾人日夜行住坐卧,皆须?#33080;?#24685;敬。民国三十一年双十节大病中书勉福海贤首 晚晴老人?#34180;?/span>

          这?#25442;?#31119;海是江苏人,抗战初期来泉州任地方税务员,是弘一的书法弟子,弘一毫无保留地教他弘体书法,成为了弘一体的第一代传人。在《弘一大师在泉州》的书里,详?#24863;?#19979;了黄福海因爱好书法而与大师结缘的始末。

          蔡其呈的收藏里,恰有一封黄福海写给弘一法师的信。白底描有红线的信纸上,黄福海用细瘦的“弘一体”写了他日前过朱子祠拜访得见,看到弘一法师身体?#21040;?#24456;是开?#27169;白?#38395;我师又将离泉,不知何日再获觐见,怅甚!” 黄福海在信上写着对师父的关切,翻过信纸的背面,则是弘一法师随手画下的禅室结构图。

          弘一法师与这位书法弟子结下了深厚的善缘,写下“悲欣交集”的那一天,他给黄福海的信里,还赠以明代高僧蒲益警训字幅,作为座右铭:以冰霜之操自励,则品日利生,则道风日?#19969;?#28165;高; 以穹窿之量容人,则德日广大;以切磋之谊取友,则学问?#31449;?#20197;慎重之行利生,则道风日?#19969;?/span>

          罗新照相馆:弘一法师御用的摄影师

          在花巷口,有一家传承了3代的照相馆,路过的旅人,都要在它贴满了老照片的玻璃门前,?#21335;?#36825;家泉州老店的照片。

          许多人知道它是出名的罗新照相馆,却鲜少有人知道,弘一法师在泉州,这?#33402;?#30456;馆的主人是他的御用摄影师。

          “你在泉州弘一法师纪念馆里,看到的弘一照片,只要是在泉州市区和周边的,都是我?#30422;着南?#30340;。”60多岁的陈师傅,打开电脑里那个被命名为“弘一”的专属文件?#26657;?#21313;几张黑白的老照片显现在眼前。

          陈师傅说,30年代,?#30422;?#30340;照相馆就开在承天寺里,当时不?#26032;?#26032;照相馆,而?#26032;?#20811;照相馆,弘一法师恰好住在承天寺内。“有一天,衣服朴素的弘一法师来到照相馆里,让?#30422;?#38543;他出门拍照。我的?#30422;祝?#24403;即背上?#26519;?#30340;‘镜箱’,随着法师徒步到紫帽山。”

          陈师傅年幼时,就常听?#30422;?#35828;起21岁时的这一次初相?#19969;8盖?#21516;法师去到了山上的一座近两米高的石碑前,只见法师先清扫碑文后,用朱漆开始描字,因为他希望拍照时,可以清晰地将这些碑文?#21335;隆?/span>

          “法师描累了,休息时,我?#30422;?#25552;议,可以帮忙描。?#30422;?#32451;过毛笔,描得又快又好。”法师见这年轻人热心又曾读过书,取出纸笔记下了他的姓名,同他说,“?#33402;?#32534;撰中国文学史,这碑文照片也要在书中出现。”

          弘一法师说的这块碑文,写着“唐学士韩偓墓道?#20445;?#38472;师傅的?#30422;祝?#22312;这山上,第一次为弘一法师拍照。黑白照片里,法师立在石碑旁。

          “这次拍照完不久,?#30422;?#30340;照相馆来了一位承天寺的和?#26657;?#19987;程替弘一法师来送字的。”这让他的?#30422;资?#20998;惊?#30149;?#27861;师题款写了“建基先生正之?#20445;?#37027;是陈师傅?#30422;?#30340;名字),居中写了“光明无量?#20445;?#19979;方是弘一法师的落款和两?#25509;?#31456;。

          这一份特别的礼物,他的?#30422;资终?#35270;,将它裱了框,?#20197;?#29031;相馆中。也许因为那一次的机缘,弘一法师习惯了让罗克照相馆的年轻小伙帮忙拍照,十几年间,罗克照相馆随法师?#21335;?#20102;在泉州、南?#30149;?#26187;江各地的照片,和弥留之际的侧卧像、盘腿圆寂坐像。

          在陈师傅的文件夹里,有一张法师与黄福海的合影,是当时两人步行来到照相馆中留下的,法师还在照片上留下他的题字;而另一张更被广为熟知的标准照,画家徐悲鸿正是以照片为?#36857;?#20026;弘一法师画了一副油画,至今还收场在开元寺的这处纪念馆中。

          ?#19978;?#30340;是,弘一送的字、?#30422;?#20026;弘一?#21335;?#30340;一张张照片底片,都在60年代被烧毁了,不能再一堵真迹,不仅是陈师傅一家的遗憾,也是许许多人的遗?#19969;?/span>

          徐悲鸿笔下的弘一法师,原?#31449;?#35828;并没有肩上的红色袈裟


          相关信息

          欢迎谈谈你的看法哦

          ?#35753;?#25991;章
          海都报手机端
          浙江11选5高手
          1. <small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8i26i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dl id="8i26i"></dl></delect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8i26i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dl id="8i26i"></dl></delect></cod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