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mall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/delect></small>
    
    

          <meter id="8i26i"></meter>
        1. <code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dl id="8i26i"></dl></delect></code>


          王向明: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

          王向明: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王向明: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王向明: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王向明: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

          N海都记者 刘燕婷

          跟王向明见过两次面,都是在泉州妙云街的“话仙”。这是两进落百年古厝,经他之手,成了处处绿意盈盈的园林。

          几十座微缩的园林景观,长在话仙里的石磨盘上,像迎面而来的山涧清风。和惠安崇武他设计的“问海”不同,话仙有着决然不同的气息,海洋的明亮气息在这里被点亮,大树种进了问海里,玻璃房里养着他喜欢的蕨类。

          不同气质的空间,同样流?#39318;?#30340;“生命感”,是不稍多说,就会走进你的眼底心里的。

          他常说起生命感,爱转山捡石头和枯木的他,从溪水淌过的溪底捡回许多石头,石头被一层层的苔藓裹得墨绿斑斑,石上开着石花,他放在微缩园林里,那便是?#27426;巫源?#20809;阴故事的角落。

          他是工艺美术大师,?#26377;?#29609;着青石雕长大,在?#20999;?#21448;冷又硬的石头里,他说想种进一个个的生命感,让人看到雕塑的灵魂。所以,他会养螃蟹,甚至也养蝌蚪,?#22823;?#34809;在浅底横行长大,还有蝌?#25509;?#36208;的身姿。?#20999;?#23545;生命的观察,一?#26102;?#21051;在他“螃蟹”、“蝌蚪”的作品里。

          1那片海

          王向明长在惠安崇武溪底村,漫漫村路,走着走着就能邂逅一片海。40多岁的他说起那片海,仍会露出一抹笑。

          村子讨海的人家天天织网捕鱼,在这海边忙进忙出,而他的家,祖上四代都是石雕匠人,与海有着生疏的距离。小时候,他跟着村中的大孩子,横冲直撞玩乐的地方就是这片海,?#36335;?#33073;在沙滩上,一猛子扎入海水里,身体的肤色被太阳烤成暗红。母亲不让他去海边,怕玩水有危险,但只要?#36335;?#19981;湿,就可以瞒过忙碌的主妇。

          “父亲在国营的石雕厂做雕刻,要养活四个孩子,日子还是蛮苦的,天天吃地瓜。”没有走船的家里,海鲜是不常上桌的,游泳过后,他会在海边的礁石缝抓螃蟹,用螃蟹钓章鱼,解解荤腥的瘾。

          童年的记忆,太多在海边。在他的生活里,大海就像是别人玩不腻的后山一样,生活一地鸡毛了,前路陷入一片迷雾了,就?#27426;?#35201;到海边去,坐下来静静地看海,?#20999;?#24833;绪被海浪带走,生活还是一片蓝蓝的天。有时候从泉州开车回崇武,他在半路会停下来,在海边坐坐。

          ?#20999;?#23545;海的执念,他用一座“问海”,装梦也造梦。岩石之上的白色玻璃屋,面朝大海,炉火煮咖啡,?#20999;?#32032;白的墙角,他写下的,“我需要最狂的风,和最静的海”,是无数次在海边低吟的内心写照。


          2打石匠

          童年没去海边踏浪的时候,他大多数时候是在家里的走廊里,看喝酒后脸红红的爷爷打石头。

          那条走?#26085;?#31364;的,爷爷的小石狮打出了雏?#21361;?#34987;放在“沙斗”上,一点点凿。那“沙斗”是自制的雕刻容器,就是在?#23601;?#37324;铺上厚厚的沙子,小狮?#21448;?#26377;?#27426;?#21313;厘米高,要被刻镂凿空出须髯、绣球,在那?#24418;?#24037;业化的时代,在沙斗里凿刻,青石才不易断。

          少时他常围着看,摸摸石雕,搬弄?#20999;?#25171;石的工具,装着模样敲敲打打。爷爷的手工?#31119;?#23436;工的石狮子是不让孩子再碰的,只能踮着脚看,再在大人的催促声中铺开画纸,描摹家里祖传的那本“画谱”。

          那本画谱,说不清传了几代人,他只记得爷爷说过:他小时候也是就着这本画谱学画画的。画谱上有花鸟、人物,是石雕里常常用的元素,家里的小孩?#21051;?#35201;画两个小时,大人不问学校的成绩,但画画是几代石雕人手把手相传的基础?#21361;?#19968;天都不能落下。

          他知道自己终会接过父辈石雕的工具,在青石上雕刻他的图腾。16岁走出中学校园,他成了王家第5代雕艺人,从传统的狮子、蟠龙开始,再到他有了人生积淀后,反思如何给石雕以“生命感”。

          比如,鲁迅的友人、俄国盲诗人爱罗?#22914;?#21531;,用耳朵触摸生活。在缅甸时,遍地是音乐,房里,草间,树上,都有昆虫吟?#26657;?#21508;种声音,成为合奏,很神奇,到?#26412;?#21518;便觉生命感的?#31508;В?#37027;种寂寞,像在沙漠一般。他开始自己养蝌蚪,为了等夏日可以听蛙鸣,他劝人养鸭养蜂养猪牛,自己养了鸡满院飞跑,其中的一只鸡,成了他在?#26412;?#25152;作唯一的小说《小鸡的悲剧》里的主人公。

          他们说的生命感,大抵都是相通的吧。这种生命感,需要旁观和参与,给了他们艺术敏感度的来源,让人在作品里看到活脱脱的神韵,它们与天地一同呼吸。

          3 转山捡石头

          那是5年前吧,频频外出去看世界艺术的王向明,在欧洲有了?#27426;?#26102;间的驻留。

          “欧洲的雕塑有的已历过百千年时光,但雕塑的生命感却依旧会看到人毛孔炸开”、“你看雕塑的手、脚,那筋络、皮肤的纹路都让人觉得?#33125;?#30495;人,那雕塑是有灵魂的”,40岁困顿在迷茫的?#28900;?#37324;,他茅塞顿开地想到要走出传统的藩篱,激起对这个世界巨大的敏锐,真正去扑捉它。

          所以,有了后来他养螃蟹,养蝌蚪,种花养草,看?#27801;?#36133;落……再一一将它们刻进作品里,让生命的时序、朝菌暮枯的自然,用作品让人看到。

          王向明说过:我理解的生活,就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。

          他爱大海、石雕,还有园林,你可以在他的各个空间里看到它们被很好?#21405;?#21512;。不做石雕的空白日子里,他会往山上走,?#38138;?#20182;去得最多,山上有他最喜爱的枝条疏俊的小枫树和春花,山涧、草丛里会有许多惊喜的石头在?#20154;?/p>

          每次?#20185;劍?#20182;都会搬石头回家,或扛着枯枝,挖回青苔。有一次遇到一块咖啡色大石头,石上皲裂开了一个个田字?#21361;?#28023;枯石烂”的景象,有了具象的呈现,石块太大,他请来叉车,从山上运回,帮他搬了很多次石头的工人笑着说他,“太无聊了!”

          喜爱的植物没有地方养,他在清源山下租了一处院子,专门养花种树。这个时节,他养的枫叶已红,梭罗青翠,春花开出了?#27426;?#26421;小花蕾,像梅花一般。

          这些不名贵的石头、苔藓和枯木、枫树、松树,他造出了许多微缩园林,带来一屋生命蓬勃的张力。

          打造园林和空间,这些与造型相关的技能,对雕塑家来说并不在话下。接下来,在泉州将会看到更多他的空间,有在水库边,有在海边。而眼下,一场他的雕塑作品展,正在西街1915艺术空间举办,你可以在他的作品里,循迹看懂他。


          相关信息
          下一篇: 没有了 ...

          欢迎谈谈你的看法哦

          ?#35753;?#25991;章
          海都报手机端
          浙江11选5高手
          1. <small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8i26i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dl id="8i26i"></dl></delect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8i26i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8i26i"><delect id="8i26i"><dl id="8i26i"></dl></delect></code>